当前位置:首页 > 电商资讯 > 正文内容

愚人节,罗永浩PK薇娅,电商直播开启春天

飞羽2020-04-01电商资讯129

 

 4月1日晚上8点,自称是中国“第一代网红”的罗永浩,正式开启了自己的首场电商直播。


  开始前,直播间音浪打赏就超过了40万(4.03万人民币)。罗永浩刚刚坐定,直播间显示“本场音浪215.2万(21.52万元),小时榜第一名,领先下一名154.6万。”


  能写50000字、划1600米,举着白底黑字实体PPT的罗永浩,直播画风和本人一样硬核。第一件直播间商品——小米巨能写中性笔,单支到手价0.99元,“一盒保不齐够写到孙子辈的。”


  罗永浩把自己的第一场电商直播定在愚人节,抢购效果却丝毫没在闹着玩的。链接刚上架,5万支就显示已经卖空。


  唯一露怯的,就是没见过直播间礼物,瞅见啥都觉得新鲜。


  同一时间,带货一姐薇娅也在淘宝直播间开启了直播。名人的效应,平台千金买马骨的魄力,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未来,不是主播播万物,而是人人播万物。


  只有直播变得更普惠,才能变得更普世。


  臧否罗永浩


  “不赚钱,交个朋友。”


  罗永浩3月19日发布了自己宣布直播的短视频。那一天开始,大家变得很忙,忙着臧否罗永浩。


  就连视他为偶像的粉丝,都觉得“失望”。在大部分人心中,主播相比匠人、老板,显得有些掉价。


  但老罗自己不觉得。


  作为中国“第一代网红”,他曾经在锤子的手机发布会上,跟大家分享过自己“龙哥”称号的由来。当年互联网上有个靠炒作和哗众取宠而红的罗玉凤,人称凤姐。于是同样靠“语言功底”走红的罗永浩,被大家称为互联网罗玉龙,简称龙哥。


  这种自信和底气也能理解。毕竟世上网红千千万,生命周期都很短,龙哥是为数不多从BBS时代火到5G时代的流量网红。


  这一次,他顶着“还债”理由,名正言顺地把相声专场搬到了直播间。直播还没挣到钱,先让网上的“段子手”都吃饱了饭。


  先是自己的的铁粉前来调侃,宣传了半天还要问,在哪个平台才能看到“东半球最好的直播一哥”。


  而后李国庆也在节目《言之有李》公开点评,称罗永浩的直播卖货是种短期的便宜,塑造不了伟大的企业。顺便还碰瓷,说自己的粉丝号召力一点不输罗永浩,只不过自己觉不考虑直播带货。


  截止发稿前,知乎上“如何看待罗永浩与抖音签约,开启直播带货?你看好吗?”赞同数5762。而“罗永浩为什么不受知乎上大部分人欢迎?”赞同数超已超过1.1万。


  结合他过去干一行砸一行的人生经历,B站新进大佬半佛仙人,直接给罗永浩上了“行业冥灯”的头衔。


 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,罗永浩的第二场直播,到底会不会黄。


  主要是江湖传言,他的第一场直播,抖音签下了当晚3亿流量的扶持力度。加上品牌方们的捧场,一个坑位60万的出场费,两个半小时60个品牌,光是出场门票就能净入1500万。所以第一场,想黄都难。


  不少人也在提醒罗永浩,他的粉丝可是“罗尸粉”,偶尔诈尸给情怀捧捧场,但是购买力薄弱得可怜。这下基本不用担心,就算今晚所有的观众都是捂紧钱包来听脱口秀的,品牌方也已经帮大家都出好了门票。


  被认真对待的直播生意


  不管外界有多想看好戏,罗永浩对这次直播事业的扬帆,还是挺用心的。


  如果说过去他做手机,讲究的是说学逗唱,那这次算是大投入。


  先是抖音拿下了他的直播签约。起初1.5亿的曝光量随着平台争抢,最终加码到了3个亿。包括开屏页和报价近2000万的Topview超级入口、短视频push、Feed流也热门推荐位在内。除了传说中6000万的平台签约费,光是流量价值就足足过亿。


  抖音直播公会的从业人员告诉「电商在线」,虽然抖音上秀场直播的流量“过亿”也曾出现过,但这样的签约条件,抖音平台可以说是给足了面子。


  他个人也不吝啬。从3月19日官宣直播开始,罗永浩就携团队在大众视野里疯狂活跃。官方账号的短视频里,除了罗永浩为粉丝砍价的画面,还有压箱底儿的素材——自扇巴掌的经典镜头。算是把态诚意捧在手里给大家看了。


  选品团队也忙碌许久,一度人手不够。在陆续放出的“朋友”名单里,不光有雷军的小米,还有吉列剃须刀和极米家庭影院等等。3月31日下午,钟薛高的创始人林盛也在朋友圈官宣:猜猜老罗直播首秀能吃几片钟薛高。


  在这场直播里,品牌的入场资格竞争要超过100:1,相当于竞争企业数量超过了2500家。而钟薛高的创始人林盛告诉「电商在线」,直播选品的环节,老罗本人亲自到场。


  到了钟薛高的大本营,一口气吃了五根半雪糕的老罗,就连林盛也得说一句:“(他)是我见过最能吃雪糕的人。”于是才有了官宣时的朋友圈文案。


  只不过直播间里60万元/个的坑位费,林盛表示不同行业可能并不统一,不太方便透露。但他告诉「电商在线」,罗永浩第二场直播坑位费的报价,市场上好像有增无减,“还有品牌要出100万......”


  这是什么概念?经记者确认,作为淘宝直播带货一哥的李佳琦,日常的品牌入场费在20-25万元左右。而老罗首场溢价到3倍,反映出的,是品牌对于头部效应的看重。


  这可能也是罗永浩选择抖音的原因。


  作为互联网界长盛不衰的网红,刚放出直播的意向,各大平台就伸出了橄榄枝。尽管后续对“一亿签约费”的版本众说纷纭。但更重要的是,做电商直播的正主——淘宝直播已经有了薇娅和李佳琦,快手也有了辛巴,只有抖音的带货C位虚席以待。


  在电商直播中,虽说粉丝比流量更重要,但罗永浩粉丝的消费转化能力,从锤子手机、聊天宝、电子烟陆续退出主流视野,多少有点红色警告的意味。如果去和已经成熟的电商主播硬刚,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
  最主要的是,罗永浩有自己的主播包袱。


  “这个你拿,要不一会儿网友又截图和李佳琦做对比了。”面对美妆商品,罗永浩自己先打上了“不属于自己领域”的标签。如果脱下首场流量Buff,老罗作为带货者的业务认知,能否在赛道中快速更新,不得不暂挂问号。


  而在他能力之外的,则是平台逻辑。


  当今晚抖音所有直播间都挂上了老罗的带货入口时,缺什么补什么的场面,极为隆重。但以百养一的做法,对于头部主播扶持过猛,暴露了抖音的急功近利。当直播带货开始和普惠电商的逻辑背道而驰,抖音的电商直播无论如何迈步,都注定要反复掂量。


  众乐乐的电商直播


  但电商直播的乐趣,在于争抢市场、精于权衡吗?


  在愚人节开播的前一天,罗永浩就收到了“战书”。快手平台带货扛把子辛巴的徒弟小鹿,直接在微博喊话:“作为快手最牛带货主播辛巴的徒弟,我们擅长的就是卖货,所以希望这件事上和您切磋一下。”


  也有人说,李佳琦为了避开罗永浩的风头,已经在粉丝群提前请假,今天不播了。


  其实根本不至于。


  对于成熟的带货主播来说,来看的多少是愿意花钱的。一个熟悉的主播,总归比生硬的产品广告语来得更令人信赖。


  人家淘宝直播一直在自己的“搞事”节奏里——策划着愚人节卖火箭的大业。


  去年愚人节,用火箭送快递的假消息不仅骗过了读者,也骗过了不少媒体的眼睛。而今年所有人都不相信薇娅会真的卖火箭了,薇娅直播间却真的上架了4500万元单价的“火箭发射+品牌服务”。


  直播间累计观看量1547万,直播间里齐刷刷截图下单拍火箭,显然淘宝直播专注在自己的节奏里。


  再切回抖音这边,老罗虽然第一次直播经验不足,却心态贼稳。举着天猫、淘宝背书的小龙虾品牌“PPT”,对品论里“快点快点快点”的催促声自动略过。


  相比薇娅直播间里齐刷刷的“快舟一号”评论队形,罗永浩的直播间留言区操碎了心。“价格没讲”、“PPT反了”,嘴上疯狂嫌弃,音浪却在一直蹭蹭蹭地往上涨,粉丝们爱发电的氛围倒也温馨。


  这也是电商直播的有趣之处。


  各花入各眼,直播间跟猜你喜欢一样类型丰富,大家才有得选择。


  如今不止抖音,快手、京东、蘑菇街、小红书等平台纷纷入局,在新赛道搞起了千播大战。但如罗永浩回复小鹿所言:中国消费品零售市场一年40万亿,何必呢?何况目标人群几乎没有什么重叠交集,大家好好卖东西。


  相比于头部主播的市场争抢,作为电商直播届的老大哥,淘宝直播在自己的330盛典里,也制定了更有意义的目标:未来一年培养10万名月入过万的中小主播,在全国范围内打造100个“云市场”。


  与其搞“头部通吃”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才是这个领域值得大多数人去关注的奥义。


  一是货比人更重要,二是相比于秀场直播的颜值、才艺当道,电商直播让所有身处行业中的人,都有成为李佳琦、薇娅和罗永浩的机会。


  当每一个人都有赚钱和改变轨迹的机会,或许臧否罗永浩的声音会变得少一些。大家看到的,也不再是薇娅、李佳琦、辛巴、罗永浩本人,而是人人都有成为他们的可能性。


  来源:电商在线


飞羽楼,代运营免费咨询QQ:53733233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eiyulou.cn/13.html

标签: 直播电商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